俄罗斯世界杯看出了英国味

  虽然睡眠和生活节奏一如既往地被世界杯摧残,但其实这一个月时间里,我过得远比看球、聊球、写球更加丰富。

  本届世界杯落下帷幕,我竟然没有一丝要打开《足球经理》的冲动。那种大赛之后的空虚感,已经被太多的东西填充掉了。

  我记得2016年欧洲杯结束后,自己大概有一周的时间都沉浸在《足球经理2016》的游戏世界里,疯狂地“收集”和“培养”恩博洛、奥里吉、雷纳托·桑切斯等明日巨星。虽然今年世界杯我也“发现”了戈洛文、西斯托、帕瓦尔,但安静躺在硬盘里的《足球经理2018》却一次也没打开过。

  回到家已经是1点钟,为了等2点钟那场球,中间就一直在刷“哔哩哔哩”。一开始也就是很无聊地翻宋会长、陆夫人、敖厂长这些up主的老节目,直到发现查理·布鲁克编剧的《扯淡英国史》,惊为天人。中间这1个小时刚好不够刷两集,所以经常会错过比赛开场的前5分钟。有几次在幽暗的房间角落发出狂笑,还把家人给吓醒了。

  后来又因为被硬安排了《灵丹妙乐》的供稿任务,“QQ音乐”又成为了手机上最常用的APP。此前根本就没写过音乐方面的稿子,不过罗比·威廉姆斯在世界杯开幕式上的“演出事故”让我想起了大学时代疯狂听摇滚乐的那段羞于启齿的经历。因为害怕被认为是假装文艺,所以工作之后几乎没跟别人提起过自己喜欢绿洲、小红莓、恐怖海峡、齐柏林飞艇……借着这次的机会,又好好重温了一遍。

  偶尔白天能和儿子清醒地见一面,也是被托马斯、高登、培西、亨利这几辆多多岛的小火车缠绕……

  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,情不自禁地就想为英格兰队的快乐足球加油呐喊。这份情感,大概不完全是因为看了17年的英超联赛,只能说这一个月沉浸在英式电影、音乐、文学、足球的环境中,实在无法自拔。

  每天走路(踩单车)来办公室的这半个小时路程,我会打开“蜻蜓FM”听一期《Gadio Pro》。关于魔戒对冰与火之歌的影响、银翼杀手的世界观、异形系列的美术设定……有时候还会故意绕着报业大厦院子多走一圈,就是为了多听一会儿关于托尔金、斯科特的牛叉往事。

  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,情不自禁地就想为英格兰队的快乐足球加油呐喊。这份情感,大概不完全是因为看了17年的英超联赛,只能说这一个月沉浸在英式电影、音乐、文学、足球的环境中,实在无法自拔。

 

发表评论

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: pinglun.htm